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建瀛618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霍建瀛 中国 北京 就读学校:北京十三中(原辅仁大学附中)、北京六十五中(原育英学校)、北京广播学院(中国传媒大学)新闻系。 职业:对外传媒记者。 工作:文字、摄影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剑载文化  

2007-11-30 21:12:45|  分类: 文化艺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剑载文化

 剑载文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霍建瀛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字数:4100

 

 

      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,一把深埋地下二千多年的青铜剑重见天日。当考古人员们把它从剑鞘中取出的一瞬间,所有的人都惊呆了。只见一道眩目的青光从剑身泛起,寒气逼人,剑上没有一丝锈迹,惊诧间有人不小心把手碰到剑刃上,一道长3厘米的伤口立现。尽管它的主人早已化为泥土,但这把护卫他的佩剑锋利依然。剑上的铭文显示了它尊贵身份:“越王勾践,自作用剑”。剑的主人越王勾践是春秋时代(公元前770-公元前476)曾雄霸天下富有传奇色彩的一位君王,而他的佩剑在二千多年后又续写了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神话般传奇。

       剑是冷兵器时代早期出现的一种用于近距离搏击的短兵器,不过使用时间不算长。早在公元三世纪初,就退出了短兵相接的搏杀战场。但并未退出历史舞台,转而走向了天地更为广阔的社会生活领域。剑在《兵器谱》中始终享有“百兵(器)之君”的美称,其王者风范,君子风度和极富观赏性的剑术,为它注入了生机无限的活力,绵延至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剑术与舞蹈戏曲

武术自身就是一种技击美和技艺美兼容的项目,离开战场的剑术,摆脱了军事上实战技术的束缚,其技艺之美得到了充分发挥,不断丰富、加强。这势必引起了舞蹈、戏曲、书画等艺术门类的关注和垂青。优美而又超凡脱俗的剑术在各种艺术作品中,被广泛借鉴、吸收和利用。

唐代流行一种《剑器舞》就是剑术与舞蹈结合的产物。唐代舞蹈有“软舞”和“健舞”两大类,前者轻柔舒缓,因此,又称“文舞”。后者刚劲有力,又称“武舞”。《剑器舞》是“武舞”中颇具代表性的舞蹈。由于所采用的舞蹈素材不同,又可分为《剑器浑脱》、《西河剑器》等多种。“浑脱”是从西域传来的风俗舞,节奏欢快明朗,旋转性强,很适于与剑术结合,来表现大唐盛世,豪气冲天、昂扬向上的时代风貌和精神气质。“西河”指的是西北地区的民间舞,粗犷豪迈,充满激情,与潇洒飘逸的剑术融合在一起,可谓珠联璧合。

公孙大娘是唐代最杰出的剑器舞蹈家,她既精通剑术,又有高超的舞蹈技巧。她的《剑器舞》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,迅疾、豪放、造型美妙、气势恢宏。每逢表演时,她都是戎装上场,英姿飒爽。在激昂的乐曲声中,她挥剑起舞,只见银光熠熠,疾如闪电。她时而跃起,时而翻腾,令人目不暇接。当她舞毕时,如翻腾的江海,刹时复归平静。此时,鸦雀无声的观众才回过神来,掌声雷动。后来,剑器舞不仅有女子单人舞,还出现了规模宏大的男子群舞,并有歌词伴唱。舞者除执剑外,尚有其它兵器,以及旗帜、火炬等,以烘托沙场征战气氛。公孙大娘的舞技曾倾倒过无数文人墨客。大诗人杜甫曾用诗歌赞颂她,也正是由于诗人的神来之笔,不仅为后人留下了一篇佳作,同时也使公孙大娘那一动惊四方的绝妙舞姿跃然纸上,人们记住了剑舞,也记住了公孙大娘。

剑在戏曲舞台上不仅是使用最多的道具和武打中最主要的兵器,同时也是戏曲表演的一种手段。

 

京剧中有出戏《霸王别姬》,写的是古代一位起义英雄,在争夺天下的战争中兵败被困绝地。随侍的妃子陪他饮酒解愁,为了不拖累丈夫并使他重新振作起来,妃子暗下自尽之心。她强忍忧伤,持双剑翩然起舞宽慰丈夫。京剧大师梅兰芳对这段舞蹈,进行了精心的设计和加工。尽管梅大师本人就精通剑术,但还是专门拜访了几位武术家,虚心求教。

这段剑舞借鉴了太极剑法节奏舒缓、跌宕起伏、柔中有刚的特点,与剧中故事情节紧密相连,着重刻划出了人物内心复杂的心理活动。既有依依惜别之情,又不失巾帼女杰视死如归的本色。这段优美的剑舞成了剧中最具观赏性的亮点,是剑术戏曲化的光辉典范。

京剧大师程砚秋体魄健硕,身高一米八,而他又是个旦角演员,经常扮演柔弱、婀娜的女性,依照程先生的外型条件应当说是很不利的。不过,他自幼习武,酷爱太极剑。太极类武术最大的特点就是外柔内刚,程先生利用这一有利条件借鉴太极拳、剑的功法,将他在舞台上所扮演的女性人物着力阴柔化,同时在唱腔上也作了同样处理,低廻婉转,圆润柔和,这也得益于太极武术,圆是太极门的一大运动特点,如同太极图一样,周而复始总是一个圆弧运动。程先生的努力是成功的,他最终与梅兰芳一样成为中国“四大名旦”之一。

至于京剧中的武打,几乎是把武术中的套路和对练,略加戏剧化就搬上了舞台。不同的是退出战场的剑,在戏曲舞台上却成了兵器中的主角。在京剧中出现舞剑的场面是常见的,而且还有不少剧情与剑有关的戏。有一次,“四大名旦”为了竞争,各排了一出与剑相关的戏,剧名还都带有剑字,“四剑”争奇斗艳哄动一时。不仅是“四大名旦”,在戏曲演员中武功高强者比比皆是,过去有句民间谚语:“好武师打不过赖戏子。”可见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剑术与书法绘画

       书法是用毛笔书写汉字的一种艺术,剑术是以剑为器械的一种武术运动。

       可是在造诣高深的书法家眼中,剑术无异于舞动的书法,而书法在功力深厚的武术家眼中,则犹如纸上的剑术。无论是书法家,还是武术家,他们在研习、修炼的过程中都深刻地体会到,书法和剑术这看来似乎毫不相干的两大门类,却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于是乎他们不约而同地形成了一个共识——“书(法)剑(术)同源。”

       说来也许是机缘巧合,尽管毛笔在二千多年前就出现了,但真正把毛笔制作得能用于书法和绘画艺术的,却是一位舞刀弄剑的秦代(公元前221-公元前206)将军,此人名叫蒙恬。他造的笔在今天看来并不复杂,把兔毛去掉油脂后,修整成圆锥形,栽进竹制的笔管上就成了一支吸水性强,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毛笔,流传至今的毛笔大体上依然是这种作法。

       而笔在秦代以前有多种名称,直到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才正式称之为笔。蒙恬战功赫赫,青史留名,在有案可查的造笔者中,他是有名有姓的第一人,因此成为造笔的始祖。不过后人所说的“书剑同源”,主要是说书法与剑术在技法上、造型审美上、精神气质上,要表达的思想感情上等很多方面,有着相似的内在联系,有着不少可以相互通融、借鉴之处。

       唐代(618-907)有位著名的书法大家张旭,字写得非常好,精工楷书、草书,尤以草书著称。他的草书与前人不同,有发展创造,更为张狂豪放,独成一体,称“狂草”,天下第一,无人能及,被后人尊为“草圣”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 草书与其它书体不同,字体看起来似乎怪异、简单,不拘一格,实则难度非常大,有点像绘画中的抽象作品,必须有深厚的基本功,才能从具象走向抽象。张旭也是这样,他的楷书端正严谨,规矩至极,在古代著名书法家中,也能进入前三名,这就为他把草书提高到一种新的境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   张旭和公孙大娘是同时代人 ,看过她的剑舞,不仅为之震惊,而且从中领悟到了草书的真谛。张旭说,他从公孙大娘剑舞的造型,联想到这像是狂草中的那个字,从她的旋转、跳跃、收放中想到了草书中的笔法和走势。更重要的是他从剑术的豪迈气势中,领略到了什么是具有视觉冲击力的神韵。张旭把公孙大娘剑舞的形、神巧妙地融入了自己的书法作品中,形成了独具一格的艺术特色。他的狂草也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境界,并为世人留下了一段千古流传的佳话。

当时有位诗人写了首诗送给张旭,形容他书写狂草时的状态:“露顶(摘去帽子)据胡床,长叫三五声。兴来洒素壁,挥笔如流星。”其神态、举止还真同武术表演有着几分相似,他能从剑术中悟出书法要领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       唐朝剑术高手中还有一位裴旻将军,是当时名满天下的第一高手。据唐书记载,他舞剑时“走马如飞,左旋右抽,掷剑入云,高数十丈,若电光下射,旻引手执鞘承之,剑透空而下(直入鞘中),观者数千人,无不悚怵”。惊险万分的剑术,令人看得胆战心惊。一次,裴旻为纪念亡故的母亲,请当时的大画家吴道子在一座寺庙的墙壁上,绘制一幅驱邪镇妖的鬼神壁画保佑母亲的亡灵。吴道子说作画可以,但有个条件,我已经好久没作画了,务请将军先为我舞剑一次,启发一下作画的思路。裴旻二话没说,执剑起舞,吴道子被他那威猛的剑术震撼,激情奋起,画思敏捷,有如神助,提笔作画,一挥而就。事后吴道子称“道子平生绘事,得意无出于此。”认为这是他一生中画的最好的一幅作品,而激发他创作灵感的正是裴旻惊天地泣鬼神的剑舞气势。

       唐文宗曾颁诏御封张旭书法、裴旻剑术和李白的诗歌为大唐“三绝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剑与社会生活

       在古人的观念里,凡兵器,都是主凶之器,唯剑是个例外,这可能是由于它身上被赋予了太多的象征意义和丰厚的文化内涵,而成为一种充满神秘色彩的器物,并受到人们的广泛喜爱。尤其是古代文人,其爱剑的程度比起武士来有过之而不及。会武不会武的腰间都要挂上一口宝剑,这既是一种表示自己文武双全的时尚饰物,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。许多朝代都有规定,剑不是什么人都能佩带的,普通劳动者不行,读书人,有功名的,有钱有势的,当官的可以。过去上朝是不准佩剑的,立了特大功劳,经过特批可以佩剑上朝,那是无上的荣耀。

       汉代的韩信是个大军事家,开国功臣,他年轻时家境贫寒,时常连饭都吃不上,向漂母(洗衣婆)乞食,但腰间的佩剑还是不可缺的。不过很多人看不起他,认为他没出息,不配带剑。一次有个人拦住他说,你这样的人还整天带着把剑,真有本事你就杀了我,不敢的话就从我胯下钻过去。韩信半天没说话,最后还是从他胯下钻过去了。后来韩信帮助刘邦打江山,功盖天下,封王拜帅,成了无人不知的大人物。他衣锦还乡,又找到了当年羞辱他的人,不但没报复,还把他收入军中。韩信说,当初我并非怕他,杀他不值当,如果不能忍耐,就成就不了今天的功业,从这点上说应当感谢他,让我忍辱负重,发愤图强。

 

       皇帝在封建社会,是掌握生杀大权至高无尚的统治者。剑到了皇帝手中也有了相同的权力和地位,称“尚方宝剑”。皇帝常把它借给或赏给大臣使用。持尚方宝剑者,有“如朕亲临”的特权,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官员,只要认定有罪,说杀就杀,不必报批,先斩后奏。

       道士们在驱邪作法时,用的法器也是剑,有时用金属剑,有时就用一把桃木制作的木剑。据说也可斩杀妖魔鬼怪,后来很多人愿意买把剑悬挂家中,作为镇宅之宝,除了作为装饰外,也有这个用意。

       古代大诗人屈原,忧国忧民,却被赶出朝廷,报国无门,只落得孑然一身,挎剑远行,把一腔抱负都化作诗歌四处吟唱,最后投江自尽,陪伴他的只有那柄长剑。无独有偶,据说德国大诗人海涅也曾有过一句遗言“我死时,棺中放一剑,勿放笔”。看来对剑情有独钟的不单是中国文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