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建瀛618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霍建瀛 中国 北京 就读学校:北京十三中(原辅仁大学附中)、北京六十五中(原育英学校)、北京广播学院(中国传媒大学)新闻系。 职业:对外传媒记者。 工作:文字、摄影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京剧故事——杨家将  

2007-12-08 10:46:01|  分类: 古代圣贤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京剧故事——杨家将

《尚古情怀》      京剧故事——杨家将         霍建瀛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字数:4200

       公元十一世纪,北宋王朝(9601127)的西北边陲。彤云密布,狂风阵阵,飞沙走石,缕缕烽烟随风飘荡。一支数万人马组成的部队正日夜兼程,马不停蹄地赶往被西夏王朝入侵敌军重重围困的边关。

       这是一支久经沙场,在戍边卫国战争中屡建战功的队伍。尽管已时隔九百多年,人们始终对它难以忘怀,不仅仅是它的英勇善战和赫赫战功。更重要的是此次征战,统帅这支大军的将帅是十二名女子,而且都是在多年保卫边境战争中相继失去自己亲人的寡妇。她们是一家人,都出自一个世代驻守边关的杨氏家族。这是个军人世家,在民间百姓们通常把这一家族的人统称为“杨家将”。

   当时北宋王朝的边患主要是来自北部的辽王朝和西北的西夏王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杨门女将  国之干城

“杨家将”忠君爱国,始终把国家和民族利益放在首位,不管在何等艰难困苦的条件下,始终不渝地履行着保家卫国的神圣职责,一代又一代,前仆后继,驰骋疆场,血染黄沙。杨家将的故事早在千百年前就已广为流传,写成小说,评书,编成戏曲,千古传颂。有出戏叫《十二寡妇征西》写的就是对西夏王朝的战事,后来改编成京剧,剧名叫《杨门女将》。京剧中有关“杨家将”故事的剧目很多,仅传流至今的就有近四十出,其中有不少是久演不衰的经典剧目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
《杨门女将》写的是发生在杨家将抗敌斗争后期的故事。由于连年战争,杨家男儿相继战死沙场或失踪,率兵驻守边关,防御西夏王朝的只剩下杨宗保一人,他是杨家将第三代人中硕果仅存的男丁。然而就在他五十岁生日即将来临之际,却在与西夏入侵者的战斗中,冒险探路时遭遇埋伏中箭身亡。噩耗传到远在都城汴梁的天波杨府,全家悲恸欲绝,举国震惊。边关情势危急,朝廷中是和是战举棋不定。已年逾百岁的佘太君是杨家年龄最大,辈分最高的当家人。她力抑悲痛,慷慨激昂地驳斥了主和派的荒谬主张,力主出兵迎敌。在朝中无良将可选的情况下,毅然决然地率居孀的女眷和年少的宗保之子杨文广奔赴西北边关,抗击入侵的西夏敌军。

       宗保之妻穆桂英是这次战役的主要指挥者和执行者。她不仅武艺高强,所向无敌,而且具有丰富的作战经验。杨家女将们到达前线后率军英勇杀敌,大破西夏军,迫使敌人退至老营,凭借险恶的地形据守顽抗。西夏军欲故计重演,将杨文广引入绝谷,威胁杨家。其计为佘太君、穆桂英识破。她们根据杨宗保生前绝谷探道的遗言和宗保马童的陈述,证实谷内确有一条不为人知的栈道可直达敌营。穆桂英与佘太君议定,由她和杨文广、杨七娘等人借夜色掩护,率领部分宋军再次入谷探路,寻找栈道出其不意地直捣敌巢。佘太君率部作为接应,战斗打响后配合穆桂英两面夹击敌军。进谷后穆桂英等人历尽险阻,终于在一个隐居深山的采药老人帮助下,攀上栈道,直插敌营。穆桂英等举火为号,佘太君率兵迅猛发起冲击,大败西夏兵将,宋军得胜还朝,杨门女将威名远震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黄沙埋忠骨  血溅金沙滩

杨家将原本是个人丁兴旺的大家庭,它的第一代抗敌英雄叫杨继业,智勇双全,手持一口大刀所向披靡,人称“杨无敌”。他的妻子佘赛花(即佘太君)更是勇冠三军。他们生有七男二女,个个都是武艺高强的战将。然而在金沙江滩一战中,由于奸人陷害,杨家将身陷绝境,几乎遭到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   京剧由于演出时间所限,为了完整地反映这一事件的过程,共编成了五个剧目,分几天上演称“连台戏”,有点像现在的电视连续剧。《金沙滩》是这几个剧目中的重点。

       北宋王朝权倾朝野的重臣潘洪(字 仁美),暗通敌国辽王朝。他与辽主设计将宋朝皇帝诳至幽州五台山进香。辽军大至,宋全军被困。辽主设宴邀宋朝皇帝赴会议和,暗伏兵马,欲加害宋帝。在辽邦重兵逼迫下,宋帝只好答应赴约。杨继业等人早已看破辽邦的险恶用心,因此他命自己的大儿子作为宋帝替身前往,其余六子随行保护。席间果然伏兵四起,手急眼快的杨大郎用袖箭射死辽主,七兄弟率部奋起拼杀,力图闯出重围,结果大郎、二郎、三郎皆战死,四郎、五郎失踪,仅六郎、七郎突出重围。

       京剧《李陵碑》写的是紧接其后的事态发展。身为主帅的潘洪,故意派杨继业带领六郎和七郎率少量兵士孤军深入,苦战数日被辽军困在两狼山,杨继业派七郎杀出重围请求潘洪速发兵接应,潘洪不但按兵不动,还以违犯军纪为名将杨七郎乱箭射死公报私仇。七郎久去不归,杨继业料想他已遭不测。为了保住仅存的一子和被困残兵败将得救的最后一线希望,他令六郎突围直接回朝搬兵。然而杨继业等人终于没能坚持到救兵的到来。天寒地冻,粮草绝断,敌兵步步逼近,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杨继业撞死在李陵碑,壮烈殉国。

       金沙滩一战中失踪的两人,在京剧中也有交代。有出戏叫《四郎探母》,说的是杨四郎血战中虽然幸免于难,但却未能逃回宋朝,流落辽邦。由于他文武兼备,气度不凡,居然被辽国掌权的太后招为东床驸马,还生了个儿子。为了不暴露身份他一直隐姓埋名,将杨字拆为两半,更名木易。十五年后,两国战事再起,佘太君领兵来到边境,他思母心切,向公主坦露了真实情况,公主是个通情达理的人,她冒着很大风险从太后那里骗来了出关的令箭,条件是趁夜间前往,天亮之前必须回来,否则她们母子性命难保。杨四郎立下誓言,见母一面即刻还。佘太君见到四郎喜出望外,并感激公主的贤德。为了信守承诺和公主的安危,佘太君并没有强留他,四郎拜别母亲和家中亲人连夜返回。但事情终究还是露馅了,太后虽然对女儿、女婿的作法很生气,但最终还是宽恕了他们。

       京剧《五台会兄》讲的是杨五郎的事,金沙滩他大难不死,但由于朝廷中权奸作祟,残害忠良,令他十分伤感,愤而在五台山的寺庙中削发出家。若干年后,杨六郎到辽邦盗取父亲杨继业的遗骨,回程中夜宿五台山寺庙,与五郎不期而遇,弟兄们相隔多年,不敢贸然相认,几经盘询才知是意外相逢,不胜唏嘘。此时辽国追兵已临山下,五郎持杖下山,杀退追兵,弟兄二人挥泪而别。

       五郎虽身在佛门,却尘缘未了,对家国安危的忧思终难割舍。京剧《天门阵》中,他应六郎之请欣然下山,加入了杨家将大破辽军天门阵的恶战中,杀敌报国之心矢志不移。但四郎、五郎终未能再返回家门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巾帼须眉  一门忠烈

在杨家将中,最令人敬佩和光彩照人的当属两位杰出的女性,佘太君和穆桂英。千余年来,她们是所有中国人心目中的英雄和中国杰出女性的代表人物。

       这两个人有许多相似之处,比如既貌美又武艺高强,她俩的婚姻都是自作主张,然后凭着超人的武功,将如意郎君打得心服口服或活捉过来成亲的,这种大胆开放追求婚姻自主的做法,是十分罕见的。京剧中有两出戏《佘赛花》和《穆柯寨》,讲的分别是佘太君和孙媳穆桂英招亲的故事。在杨家女将中能挂帅统兵的主要就是这二人,戏曲中的《穆桂英挂帅》和《百岁挂帅》写的就是她们在步入中老年之后,仍满怀爱国之情,在危急时刻,挺身而出,报效国家的动人故事。说起来作杨家的媳妇也真不容易,她们不仅要生儿育女,相夫教子,同时还要义不容辞地承担起保境安民的重担。不过最难的莫过于是要能承受,在战争中屡屡失去亲人的巨大痛苦。金沙滩战前,有位僧人曾预言此战是“七子去,六子回”,一种不祥之兆令佘太君坐卧不宁,不知此去哪个儿子将有去无回。她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,期盼着丈夫和孩子们都能平安归来。然而残酷的现实是,出征时的父子八人,回来的只有她的第六个儿子。在中国“白发人送黑发人”,历来被认为是人生中最痛苦,最难以承受的致命打击。她一生中送走的黑发人又何止七个,也决不仅仅是两代儿孙。

       过去人们常说杨家是一门忠烈,其实不止是杨家人,在天波杨府中即使是家丁、丫鬟也非泛泛之辈。他们在如此家庭环境的熏陶下,也同杨家人一样流淌着一腔忠勇的热血,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烧火丫头杨排风。

       杨排风本是杨家一名女佣,在厨房从事烧火作饭的工作。她聪明伶俐,性情率直,深受佘太君喜爱,教她习武艺,学兵法,并多次令她随杨家将出征作战,将她培养成才。京剧中的《青龙棍》、《演火棍》、《打韩昌》等都是以杨排风为主角的剧目,后来又在这几个戏的基础上加工改编出了《雏凤凌空》和《杨排风》两出大戏,充分展示了杨排风凭借一身本领和超人胆识,杀敌立功的事迹。

       《雏凤凌空》说的是,宋辽交兵,杨家八姐、九妹中了敌人诱兵之计,被困双龙谷,杨六郎派人回朝搬兵,解救杨家两姊妹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 军情传来,佘太君力荐排风担当领兵救援重任,但奸臣王钦若拟荐自己的女婿前往,故百般阻挠。宋王命二人金殿比武,以定取舍。排风取胜来到边关,但六郎手下的大将焦赞也不服气这个小丫头,非要与她比试,结果败下阵来。排风果然不负太君所望,大破辽军救出了八姐、九妹凯旋而归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浩然正气天地间

       历史题材的京剧,并不等于历史,它源于历史,又超越了史实的范畴。中国历史上确有杨家将抗敌的英雄人物和他们卓著功勋的记载,但他们在戏剧舞台上经过艺术加工,无疑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和重塑,升华为典型人物。这不仅仅是文人墨客的笔墨功夫,实际上是民意,是人心所向。比如佘太君,确有其人,但且不说她百岁是否还能挂帅,就连她是否真的活了一百多岁,也是无据可查的。再如杨继业之死,史书上说他战至最后战马受重伤而死,他自己也身受多处重伤,已完全失去作战能力,最后被辽军俘获,他宁死不屈,绝食三日而亡。但人们总认为这不如碰碑殉国来得更为壮烈,因而才编了《李陵碑》这出戏。

       家喻户晓的穆桂英,在史料中始终没有查到是否确有其人其事,但她栩栩如生的光辉形象,一直活在人们心中。其影响力远远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真实的女性人物。文学戏曲中的穆桂英倒很象是中青年佘太君的化身,因为戏剧中出现的佘太君几乎全是她的老年时代。

       潘洪历史上确有此人,不过名字叫潘美。但他没坏到像戏里写的那个程度。导致杨家将兵败和杨继业战死的责任人,除他外还有个叫王侁的,而且是直接责任人,但官职比潘美小得多。事后二人都受了些无关痛痒的处分,朝廷也没有深究。但老百姓不饶他们,尤其是官高爵显、统军主帅潘美,于是京剧中就有了一出《审潘洪》,这是正义的审判,人民的审判。民间的文人百姓们依照他们的是非标准和道德观念,用文学艺术手法,把贪生怕死,误国殃民的奸佞小人牢牢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。

       山西代县,属当年杨家将驻守的地区,离县城二十多公里有个叫鹿蹄涧的村子,那里有许多杨姓村民,自称是杨家将的后裔。村中立有杨继业的祠堂一座,每年都要拜祭。祠堂对面是座戏台,拜祭时必要唱戏,唱戏必唱杨家将,惟独不唱《金沙滩》。他们再不愿重睹祖先悲伤的往事,他们虽以祖先为荣,但更珍惜现在和平宁静的生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