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建瀛618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霍建瀛 中国 北京 就读学校:北京十三中(原辅仁大学附中)、北京六十五中(原育英学校)、北京广播学院(中国传媒大学)新闻系。 职业:对外传媒记者。职称:高级记者 。工作:文字、摄影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就读的学校  

2007-12-30 22:23:48|  分类: 我的讲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再多说几句 我就读的学校     霍建瀛  

      在我的博客个人简介中,只介绍了就读的学校和职业,因为学校同人一生的职业乃至命运紧密相关。

       我小学是在家附近的北京新街口小学上的,校址是一座寺庙的旧址。院里的大殿仍保存着,扒窗往里望去,可见佛像。北京旧时寺庙很多,有点像今天的超市,大街小巷到处都是,能保存下来的大都是明清时期建的。小学时记忆比较深的事,是每天中午放学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个做粉丝的作坊,那里免费供应豆汁。每天几个同学都要进去,用水瓢从缸里舀豆汁,轮流喝个够。班长是个女生比我们大,对我们比老师管的还严。

       另外一个闹不清的问题,是少先队是什么时候入的,好象是比较晚,但确实入了的。记得当时是快毕业了,口头通知的,没举行仪式,也没带上过红领巾。但,是在小学,还是初中,实在弄不清了。按年龄推算,小学当较为合情理,但也不排除初中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   入团比较顺利,也快。赶上了大跃进时代,什么事都有指标,相互攀比,多多益善,没大毛病的全进去了,我自然也在其中,得来全不费功夫,比入少先队省劲多了。

       初中上的是北京十三中,一个不错的学校,不仅是教学质量,校舍更不可小觑,据说是恭王府的一部分。格局和房舍保存基本完好。门口两个大狮子,墙头比一般民居高出几乎一倍。里面一个小院,套一个小院,过道很窄。还有个小花园,除了花草树木外,还养了些小动物。还有个大体育场,可以踢足球,不过我们那时玩的大多是弹球和拍三角(用纸烟盒叠成的三角形)。紧邻大操场的那边是原辅仁大学的地盘,十三中过去也叫辅仁附中,沾点关系。学校离家不算远,不过上学时仍骑着一辆从捷克进口的自行车,在那时档次不算低,堪与今日之有车族媲美。

       考高中时,听说六十五中很棒,原来是二十五中的高中部。二十五中的前身是育英中学,教会学校,好像是清朝同治年间办的,一百多年的历史。高中部,分离出来后,叫北京六十五中学,但仍然只设高中,没有初中。校舍是新盖的,楼的顶部是一个图书馆和一个很大的体育馆,连桌椅也是“苏式”的,而且全新。这在当时的北京中学里,可能是独一无二的。就是离家远点,在东城区,而我在西城住。但因为有自行车就报考了,也考上了。

       六十五中,在当时是带有实验性质的学校。比如语文课的设置,三年的时间全部学习古文,从两千多年前的《诗经》到清代,诗、词、歌、赋什麽都学。私塾式的教育方法,篇篇都得背下来,当时觉得很苦,后来才体会到了背的好处,终生不会忘记。不仅打下了坚实的古文基础,更重要的是学会了如何做人,这对我一生的人生走向,人生观的形成,产生了重大影响,受益良多。当时还有一门与众不同的课程,军训课,正式的军队教官上课,队列、条例、兵器、射击、格斗、军事技术等系统学习。还说三年下来后,我们可列入预备役军官行列。加一门军训课的目的,看来是想把我们培养成文武兼备之人,这也是源老祖宗的教育思想。但有幸赶上这种实验的,恐怕只有我们这个学校的这一届学生,下一届好象就停止了。

       当然,事情总还有它的另一面,十几岁的孩子扎在古书堆里,不能不受古代文人的影响。我一直欣赏李白,不单是他的诗,还有他的做人的自尊,不媚权贵的铮铮傲骨和对人世间美好境界的不懈追求。这种豁达豪放的不屈品格,有时也会埋下祸根,无论对于古人还是今人。

       在六十五中时,有两位班主任,给过我终生难忘的教训。一位是教政治的老师,一位是教导处的人,前者迫使我在一生中不得不“自愿”选择了一次屈辱性的补考,后者则几乎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。

       前者,在一次期末考试后,留下了十几个学生,都是他平时看着不顺眼和不驯服的。我属后者,原因是少不更事,淘气,不听话,还瞪过他一眼。他利用手中那点权力给我们的选择是,要么操行不及格,要么是政治课不及格。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政治课“不及格”,因为这还有补考的机会,操行就无法补考了。补考虽然过关了,但心灵上的创伤是永远无法愈合的。

       另一位班主任更狠,连这样的机会也没给,偏偏在高中毕业时,我的操行被他降为及格(3分)。上大学后,我才知道我的同学里,不但没有及格级的,连良都没有,全部是优。他把我降为及格的原因,也还是因为我恪守自己的做人原则,从不阿谀奉承,不惧权势,宁折不曲,终不向他催眉折腰的个性所致。须知,在那个年代一个“及格”完全可能使你失去上大学的资格,想起来真有点后怕。提起北京广播学院(中国传媒大学),我一直非常感激它,在当年,他们是以何等的胸襟和魄力录取了我。是评语上的找不到被评为“及格”的理由?还是高考分数上的优势?可惜那时不能查分。不管如何,对北京广播学院,我始终怀有一种感恩的心情。更何况,我在那里受到了他们格外的重视和培养,当时我在的新闻系,共有电视、编采、播音、文艺等几个专业。我有幸学习了前三个专业几乎所有的专业课程。具备了适应从事电视、编采、播音等几个行当的基础知识,尽管我后来的工作转向了外宣媒体,而且有能力胜任工作,皆有赖于学校的精心培养和教导有方。

       还应当提一下六十五中,教我语文的兰绮年老师,一位儒雅、秀丽的女教师,为人谦和,心地善良,大家都喜欢她,在她面前无拘无束,我也不例外。高考前,我选择的是理工科,文理已经分班很长时间了。一次,我问兰先生,我的语文如何,她可能知道我的毛病,故意说,也就3分的水平。我说,那好,我就改报文科,她说你改呀。后来我果然弃理工改文科,报考了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。这次怪不得别人,明知兰先生的用意是激励我,灭灭我的傲气。自己有点较劲,把决定人生道路的高考当成了儿戏,也许是命中早已注定,此生只能做个文人。因为有个熟悉我的朋友,不止一次地说过,依你的性格,不管生在那朝那代,都只能是个穷书生的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