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建瀛618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霍建瀛 中国 北京 就读学校:北京十三中(原辅仁大学附中)、北京六十五中(原育英学校)、北京广播学院(中国传媒大学)新闻系。 职业:对外传媒记者。职称:高级记者 。工作:文字、摄影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张伯驹和他的藏品-4(多图)  

2008-02-26 09:54:56|  分类: 我的讲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张伯驹和他的藏品-4(多图)

 

 风流才子真情流露的墨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霍建瀛

 

   在伯驹先生捐赠的书法名品中还有一件,诗词、书法双绝的作品《张好好诗》,是唐代诗人杜牧的大作。杜牧(803-853),字牧之,与李白不同,他出生在官宦豪门,祖父曾作过唐朝宰相。杜牧自幼聪慧有才,23岁时,名著《阿房宫赋》问世,25岁得中进士。一生置身官场,但他的官声远不如诗名。在人们心目中,他在宦海的沉浮早已如过眼云烟。人们记住的是他的不朽诗作,一个杰出诗人。

   传世的《张好好诗》是杜牧诗作手迹,诗文情真意切,有感而发。张好好实有其人,是名歌舞艺伎。杜牧在南昌做官时,去朋友家宴饮时遇到的,看过她的表演,好好以其婉转歌喉,曼妙舞姿,令众人陶醉。杜牧十分欣赏她的美貌和才艺,那年,张好好才不过是个13岁的少女。六年后,已调离南昌的杜牧,又在洛阳与好好相遇。此时的好好已沦为酒肆中卖酒的女子,已无早年风采,两人都不胜感慨。杜牧以“洒尽满襟泪,短歌聊一书”的心情,把这首感旧伤怀之作,赠与好好。

   杜牧的传世墨宝仅此一件,书体为行书,如行云流水,劲健秀美。后世书法论述中认为“牧之书潇洒流逸,深得六朝人风韵”,并认为他的书法“与其文相表里”。

   杜牧是个风流才子,在扬州做官时, 时常混迹于娼楼酒肆,结果被上司暗中派去盯梢的人,把行踪记录下来,被上司抓到把柄,只好认帐,但他并不十分介意。他自己在诗中就写过,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留得青楼薄幸名”。不过,他对张好好是情深意重的,后人也因此得到了一首好诗,一幅好字。1956年,张伯驹夫妇将杜牧的《张好好诗》无偿捐赠故宫博物院。

   同这件作品一起捐赠的还有北宋时期政治家、文学家范仲淹(989-1052)的书法《道服赞》。范仲淹进士出身,为官清正廉明,有敢言之名。而且还是个天才的军事统帅。

   《道服赞》是范仲淹为同年友人所制道服写的一篇赞文。宋代时道教流行,许多文人喜欢与道士交往,穿着道服成一时风尚。范仲淹在文中称友人所制道服乃“穿其意而洁其身”。《道服赞》书法端正秀丽,有古人风范,肖为其人。此作品的珍贵之处还在于上有众多名人题跋、印章,清代时进入宫中。伯驹先生为收此物耗资黄金110两。

   张伯驹曾对人讲过:“不知情者,谓我搜罗唐宋精品,不惜一掷千金,魄力过人,其实我是历尽辛苦,也不能尽如人意,因为黄金易得,国宝无二。他在自己的书画录里写下过这样一段话:“予所收蓄,不必终予身,为予有,但使永存吾土,世传有绪。”他无怨无悔地终生信守了自己的诺言。

 

附录1

  张伯驹为《张好好诗》题《扬州慢》词一首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“秋碧传真,戏鸿留影,黛螺写出温柔。喜珊瑚网得,算筑屋难酬。早惊见人间尤物,洛阳重遇,遮面还羞。等天涯迟暮,琵琶湓浦江头。盛元法曲,记当时诗酒狂游。想落魄江湖,三生薄幸,一段风流。我亦五陵年少,如今是梦醒青楼。奈腰缠输尽,空思骑鹤扬州。” 

 

附录2 :杜牧《张好好诗》

《张好好诗》杜牧诗作手迹
Image 

牧大和三年,佐故吏部沈公江西幕。好好年十三,始以善歌舞来乐籍中。后一岁,公移镇宣城,复置好好于宣城籍中。后二年,沈著作述师,以双鬟纳之。又二岁,余于洛阳东城,重睹好好,感旧伤怀,故题诗赠之。

君为豫章姝,十三才有余。翠茁凤生尾,丹睑莲含跗。高阁倚天半,章江联碧虚。此地试君唱,

特使华筵铺。主公顾四座,始讶来踟蹰。吴娃起引赞,低徊映长裾。双鬟可高下,才过青罗襦。

盼盼乍垂袖,一声雏凤呼。繁弦迸关纽,塞管引圆芦。众音不能逐,袅袅穿云衢。主公再三叹,

谓言天下殊。赠之天马锦,副以水犀梳。龙沙看秋浪,明月游东湖。自此每相见,三日以为疏。

玉质随月满,艳态逐春舒。绛唇渐轻巧,云步转虚徐。旌旆忽东下,笙歌随舳舻。霜凋谢楼树,

沙暖句溪蒲。身外任尘土,樽前且欢娱。飘然集仙客,讽赋期相如。聘之碧玉佩,载以紫云车。

洞闲水声远,月高蟾影孤。尔来未几岁,散尽高阳徒。洛阳重相见,婥婥为当炉。怪我苦何事,

少年垂白须?朋游今在否?落拓更能无?门馆恸哭后,水云愁景初。斜日挂衰柳,凉风生座隅。

洒尽满襟泪,短章聊一书。

 

 


 

文学家范仲淹的书法《道服赞》。
Image

 

伯驹潘素夫妇二人合作的书画作品
Image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